普缇:明福坠楼仍活着‧手掐造成颈伤

leixue 区域家电 2020-07-15 阅读(584) 评论(34)

普缇:明福坠楼仍活着‧手掐造成颈伤(吉隆坡2日讯)泰国法医普缇首度现身赵明福皇委会供证时,展示已故赵明福颈部的“硬币型”伤痕,坚持这是遭人用手掐所致。她同意其他法医所说,赵明福坠楼时仍活着。她週六在庭上受到皇委会执行官阿玛吉星引导下供证指出,她当初是在雪州政府的邀请下前来马来西亚协助验尸庭调查赵明福死因。排除圆印伤痕坠楼所致她说,她首次接获赵明福的剖验报告、照片等资料后,发现赵明福的颈上有多处印币圆印的伤痕,疑是被人用手掐伤所致。因此,她和另4名法医为赵明福进行第二次剖验时,检验赵明福颈部的皮下组织。她在投映器展示赵明福剖验报告和照片时告诉皇委会说,无论是呈庭还是法医巴拉斯汉所拍下的照片,都可以清楚看到硬币型的伤痕,疑是手指掐住(Handle Bruise)所致。她声称,有关的伤痕无法用数量计算,她只能说是超过一个印痕,而且,有的伤痕呈长圆及其他形状,看来不像圆币,她认为那可能是手指移动时所致。“根据我的观点,颈部是人体一项受保护的部位,而法医鉴证的记载提到,一旦发现颈部有伤痕,就要特别留意,因为死者可能被谋杀,需要检验和调查。”“在这起案件,我必须和死者‘合作’,如果出现这个伤痕,我就要留意,并且在下结论时找出证明。”她根据赵明福颈部皮下组织的照片指出,赵明福的下巴受伤相信是坠楼骨折所致,而硬币伤痕和下巴伤痕有一段距离,因此,她排除圆印伤痕是坠楼时所致。不过,她认为,赵明福颈部疑被掐伤的伤痕不至于造成死亡。她强调,赵明福坠楼时仍活着。不能鉴定坠地仍清醒泰国法医普缇指出,她不能鉴定赵明福在坠地时,是否仍处于清醒状态。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西华纳迪仁提问有关赵明福如何着地时,普缇表示,赵明福是先双脚着地,惟这并没有任何特殊意义。“赵明福双脚着地并不意味着甚幺,毕竟我不能单凭其腿部骨折,就能鉴定他当时是否仍有意识。”她强调,她并不能鉴定赵明福事发时,是否保持意识清醒。掐痕或圆头钝物造成普缇断定赵明福颈部伤痕是遭人用手掐伤,即使不是用手,可能是被圆头钝物致伤。她受询时指出,赵明福颈部被掐住的伤痕,通常是被掐住约15秒而成形,这还得胥视钝物和颈部的状况,例如钝物致伤颈部或颈部撞向钝物所致。受询颈部被掐会造成眼睛有红色瘀点,但是赵明福却没有此现象时,她解释说,这胥视当事人被掐的程度,而且,只有被掐到颈部动脉才会造成眼睛有瘀点。花絮▲普缇魅力不减泰国法医普缇已多次前来大马参与官方和非官方活动,今次是她第三次协助赵明福坠楼案出庭供证,有不少公众一早便抵达现场,希望一睹普缇的风采。虽然吉隆坡法庭中心週六休庭,但出庭聆审的公众倍增,以致法庭需委派工作人员驻守和维持秩序。▲冯正仁阻律师发言重新以普缇代表律师身份出庭的马力英迪亚斯週六上庭準备发言时,立刻被冯正仁阻止及喝令坐下,令在场者感到莫明其妙。冯正仁一脸严肃说:“现在不是你发言的时候,我要完成这里的程序后才能让你发言。”他过后念出普缇提呈的委任信后,才允许马力发言,态度一丝不苟。▲皇委会执行官遭嘲笑执行官阿玛吉星在引导普缇供证时,显然不认同普缇指赵明福颈上出现硬币印痕。他多次要求普缇根据照片指出伤痕,因为他根本没看见赵明福颈上的伤痕。纵然普缇已三番四次使用雷射灯指出颈部伤痕,最终她气定神闲说:“因为你不是医生,所以你看不见”,顿时引起全场哄堂。阿玛吉星因此感到非常尴尬,冯正仁因此打圆场说,希望大家能够尽力理解普缇医生的供证。秘密通道进入法庭泰国着名法医普缇于週六第三度抵马为赵明福案件出庭供证,普缇碍于人身安全问题,其行蹤高度戒备,以秘密通道进入法庭,与媒体大玩捉迷藏。普缇原定于週六10时出席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大批媒体提早于早上7时许左右留守大使路法庭中心,期待拍摄普缇的最新形象。早上9时30分左右,疑似普缇与雪州政府代表律师马力英迪亚斯分别乘坐3辆轿车抵达法庭,引起轰动。不过,相信是马力的轿车先停泊在法庭大门,其余两辆轿车则直驱至法庭后门,相信为了让普缇以其他通道进入法庭。大批媒体无法拍摄普缇,惟有前往法庭3楼的听证会证人室外等候,盼可拍摄普缇真人风采。直到上午10时,媒体仍未见普缇蹤影。约上午10时15分左右,普缇却已从秘密通道进入法庭内,坐在证人栏里準备供证。儘管普缇週六出庭供证,惟赵明福家人依然没有出庭听审。庞克打扮出庭成焦点向来以奇特形象示人的泰国着名法医普缇,週六出庭时也“不负众望”,以庞克打扮成为注目焦点。普缇以一头染上红、橙及黄色的庞克头现身,衣着仍是以深色系列上衣及长裙为主,在配上色彩鲜豔的丝巾,穿长靴,一身打扮醒目。一贯作风,普缇的手腕上穿戴着多串手镯。打扮潮流的普缇手提涂鸦风格的手提包。普缇显得精神奕奕,在回答提问时儘量加以解释,但求听证会委员及各方代表明白其供词。当普缇一时无法将法医专用名词翻译为英文时,她则询问身旁的女助手。以皇委会证人身份供证普缇週六是以皇委会证人的身份上庭供证,不过,她委任较早前代表雪州政府的律师马力英迪亚斯为代表律师,而雪州政府也委派代表出庭聆审,并受到皇委会的欢迎。皇委会週六在普缇上庭供证以前声明,普缇是皇委会的证人。而普缇也向皇委会提呈一份函件,指她已经委任马力英迪亚斯为代表律师。委马力为律师马力英迪亚斯随即指出,为免引起媒体的混淆,他必须在庭上声明,他是代表普缇出庭,并非雪州政府,希望记者不要搞错。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指出,皇委会非常感谢普缇百忙中抽空上庭供证,一同寻找赵明福坠楼身亡的真相。他也感谢退审的雪州政府委任代表杨淑雯出庭聆听审讯过程,他希望雪州政府能够继续协助皇委会,并开玩笑说,皇委会可以安排更好的位置让代表们聆审。律师公会假设暴力盘问希山发飙斥诬衊前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于週六在皇委会上,因遭律师公会代表云大舜多次假设在盘问赵明福期间曾使用暴力,使希山当场大发脾气,大呼律师公会所提出的假设为诬衊(fitnah)!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于週六召开听证会,律师公会再次派出云大舜提问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云大舜在庭上多番作出大胆假设,其中包括其希山曾亲自盘问赵明福,甚至使用暴力方式,如扯着赵明福腰带摇晃他,或蒙着赵明福眼睛,恐吓把他从高处推下。希山慕丁对云大舜的大胆假设表示不耐烦,不禁提高声量地表示,这一切都是诬衊,并不是事实的真相。希山强调,赵明福是反贪委会的重要证人,反贪委会需证人的合作。两人之间的气氛紧绷,两人几乎在庭上吵起来,委员阿都卡迪苏莱曼也不禁出声促请两人保持冷静,勿在庭上起争执。云大舜与希山慕丁回答录云:我假设当晚官员布基尼告诉你,陈文华不肯给予合作,当晚清晨3时左右,所有人离开办公室后,你觉得受压及生气,因此你亲自盘问赵明福?希(期间忍不住打岔):这是诬衊!我不认同!云:我假设,你当晚没有如你之前供证时所说一般,你根本没有睡觉,有官员曾亲眼看见你?希:不对。云:我假设,你们当晚使用暴力盘问赵明福?希:这是诽谤!云:我假设,你需要赵明福承认他所做的一切是在欧阳捍华的指示?希:我不认同。云:我假设,当晚盘问赵明福期间,其中一项盘问方式为,拉着赵明福的腰带,并摇晃赵明福,恐吓他给予你们所要的答案?希:这是猜测,这是诬衊!云:我假设,当晚盘问赵明福期间,曾蒙着赵明福眼睛,恐吓将带他往高处,并推他下楼?(希山慕丁来不及回答时,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即刻起立提出反对。)沙:律师公会提出特殊的假设时,是否会为这些假设负责?这前提下需证据!冯正仁:若在普通法庭,类似假设是不获允许,但这是调查委员会,因此我预料律师公会将如此发问。但“我假设”的盘问方式非常敏感,希望律师公会儘量减少。梁肇富:我们视这为调查委员会,因此自然地会使用这样的盘问方式。任何我们会想到的可能性,我们都会发问。冯:但我们必须顾及希山的事业及声誉……(云大舜重新提问希山)云:其中一项盘问方式为蒙上证人眼睛?希:我不认同!云:你与官员们是否曾强迫赵明福坐在窗边,并恐吓他?希:不对!我们没有如此强迫他!我们不是如此没有人性!他是我们的重要证人,必须被照顾,我们需要他的合作!否认指示蒙眼恐吓投报者律师公会代表律师云大舜週五在听证会上,依据一份警方报案书,指雪州反贪会前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曾指示下属蒙着投报者的眼睛及恐吓对方,但这项指责遭希山否认。云大舜指出,据律师公会得到的资料显示,曾有人向警方报案,指前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指示下属,蒙盖投诉者的眼睛以恐吓对方。他说,当投诉人前往警局认人时,希山慕丁哈欣却拿了两次病假。希山慕丁否认这一切,并表示不清楚曾发生此事。云大舜紧接着表示,遭投诉的官员还包括阿斯拉夫、阿菲尊和海鲁,他们都对报案者使用暴力,惟希山慕丁一再表示不清楚此事。冯正仁指律师公会多次提出假设性问题,是否能传召证人出庭供证,梁肇富回答时指出,该方是依据有根据的消息来源获得消息,也希望证人能出庭供证。另一方面,云大舜也质疑,希山身为一名“谨慎”的反贪会官员,为何却没在及16日打卡,但他认为并不需要打卡。当再被询问若想打卡可否办到时,希山慕丁不愿正面回答,冯正仁忍不住提醒对方需正面回答问题,希山才承认若要打卡的话,可以办到。云大舜推测希山慕丁当晚为了接替监控任务,而后急着离开反贪会大厦,所以才没有打卡。不过,这项说法同样遭希山慕丁否认。‧2011.04.02

本文链接:http://www.961am.com/info_365529.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